【教育随笔】糖糖的天空

www.vic69.com

2018-10-05

糖糖是我们的朋友。

水母网4月6日讯糖糖的天空温暖干净,有时是清晨淡淡的鸽子灰,有时如身处草原般湛蓝辽远,有时会有轻纱般的云轻轻掠过,有时五彩斑斓的彩霞由着性子盛大华美地铺陈挥洒,有时一弯新月勾勒出夜空的安静祥和,有时明月一轮倾泄银光光的夜明澈……糖糖纯净,一如他的天空,在这天空下的我们和他的孩子们感受到的只有幸福。

虽是明白“牢骚太多易断肠”,却不肯修得好素养。

于是,三五好友小酌时就会很不厚道肆无忌惮发莫须有的牢骚——说是莫须有,是因为想通后终于明白:对领导不满意,对规章制度不满意,坦白地说,就是自以为付出与所得不匹配,总觉自己做了很多却无回报。

而事实是,领导如家长,想让一切都好。

规章制度针对的是全体,怎么可能是某一个人了——糖糖不说话,只静静地听,偶尔附和一两句,待得大家发泄完毕拾起筷子搛几口小菜安慰牢骚顿去后空荡荡的胃时,糖糖说一句:“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的工作就行了,我们冲着学生。

”好了,牢骚冰释,明天又是崭新的日子。 他就是这样的人,只问付出,不问回报。 有了学生,有了课堂,什么都不是事儿。 于是,能成为他的学生,就像我们彼此成为朋友一样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幸福。

与糖糖认识的第二年,我们教同一班级,眼见为实地见识到他对教学的热爱。

在他的课堂上,没有正襟危坐,没有师道尊严。 在他眼中,每一个孩子都是唯一,他不会歧视任何一个,这着实让我们敬佩。

他带着一干孩子随心所欲享受学习的快乐——唱起来,动起来,跳起来,舞起来,仿佛这不是课堂,而是游乐场。 在这游乐场中,难以置信的是,连最闷的孩子也改头换面一般活泼起来,把英语当成最喜爱的学科。 他就有这种力量!他的专业是学前教育,他懂得如何用孩子喜欢的方式亲近孩子(当然,这与所学无关。

自我批评一下,我学幼师,但与糖糖相比,我无地自容)。 圣诞节,他买来圣诞礼帽、圣诞手环、圣诞发饰、圣诞袜子、圣诞小星星、圣诞拐棍糖……他带孩子尽情地疯,尽情地嗨,他利用这个节日郑重其事地发放小礼物给那些不出色的孩子,漂亮的小袜子里放块漂亮的糖果,放一张写着温暖文字的卡片……戴着红色帽子的他手舞足蹈唱着《圣诞歌曲》,一帮孩子摇头晃脑跟着唱,每个孩子的脸上都燃烧起小小的火苗,每个孩子眼中都点亮了小小的星星。 六一儿童节是孩子们的节日,也是他的节日。

他与孩子们一起唱好听的歌,跳好看的舞。 他为了不同的节目一本正经地准备不同的衣服。 他像一块磁石,吸引孩子们,他挥动着看不见的魔法棒,台上台下立刻变成欢乐的海洋。 是的,孩子高兴,他就快乐,他要把美好的记忆刻进孩子们的童年。

正是因为这样,孩子们之间会津津乐道口口相传,他所教的班级就成为许多孩子的羡慕,他自己则成为低年级孩子的盼望。

何需正襟危坐,何需师道尊严。 喜欢产生渴望,渴望产生尊重——这就是糖糖为师的魅力,这就是他的传奇。

糖糖去我的家乡支教真是一件让我高兴的事。 他去家访,只因为他的学生双休日不写作业,他想了解一下家长到底为什么。

他带上生肉、熟肉、禽蛋、点心,仿佛走亲戚。 在我们看来,一个电话解决的事(当然,我们想到的是尽职就行,但他却要尽力),他一定要走原始路线。 他走亲戚般的造访让这个贫寒家庭的孩子满心感动,从此成为他最铁的粉丝。

假期里,有孩子从七八十里外的山村来找他玩。 他带孩子去吃肯德基,去看电影,带乡下孩子去感受外面的世界,帮他们实现不能想象的心愿。

他对我们村那个人人嫌弃的“傻孩子”弯下身子和蔼地微笑,说话,以至于那个“傻孩子”总是跟在他身后,帮他捧作业,拿教具。 或许,从小到大,只有糖糖给过他这种温暖的尊重。

我们的世界很小很小,但糖糖却教我们要将这小小的世界经营成一片多姿多彩的天空。

在他的天空下,我们和孩子们心存感激却不需言说,只觉一切自然。 (牟平区文化中心小学李红梅)。